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追書網 > 遊戲 >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 第115章 稅吏(2)

帶有朱允熥名字的小說 第115章 稅吏(2)

作者:張浩朱允熥 分類:遊戲 更新時間:2022-09-01 23:17:56

-

“趕緊著,放行啊?”

鄧平收回腰牌,又是橫眉立眼。

稅官趕緊揮手,“弟兄們放行放行!”說著,點頭哈腰道,“小人有眼不識泰山,不知是大人您”隨後,又趕緊對張輔道,“這位壯士莫怪,下官也是職責所在!”

張輔無奈的笑笑,“哎!”然後,看著鄧平打趣道,“還是你們威風啊?我在雲南跟那些蠻子打生打死,回來京城芝麻大的官都敢給我臉色看。”

“你就彆說風涼話了!”鄧平笑笑,馬上低聲,“進城之後找個地方候著,爺在後邊車上!”

“啊!”張輔一驚,趕緊道,“聖駕?我得趕緊稟告張公一聲,他在後邊的馬車裡。”

兩人寒暄幾句,張輔帶人進城。馬車經過鄧平的時候,中間的馬車中,車簾內一麵容儒雅的書生,對鄧平微笑頷首。

鄧平知道這人是雲南佈政張紞,此次回京要是執掌戶部的,不敢托大趕緊行禮。

而後,他又馬上跑回朱允熥那邊。

稅吏們繼續檢查進城的車馬行人,有人見張輔的車隊安然無恙的通過,便心生不滿,暗中嘀咕。

“不是說夾帶私貨了嗎?怎麼不扣住?”

“有權有勢的不敢查,就查我們?”

稅官馬上怒罵,“說什麼呢?有種大點聲,還想不想進城?不想進城就滾蛋?哎,那小子,說你呢彆看旁人,誰讓你帶麵罩的,你做賊呢,拉下來!”

~~~

朱允熥坐著馬車,剛進城轉過拐角,就見張輔還有雲南佈政張紞,兩人一前一後,垂手站在路邊等候。

“剛纔朕還在嘀咕,興許你在馬車裡。”朱允熥笑道。

“臣張紞。”

“臣張輔”

“行了,這是外頭不是宮裡!”朱允熥笑笑,“張紞你上朕的馬車。”說著,看看張輔笑道,“聽說你在雲南做的不錯,秋天時有土司不服王化,是你帶兵破了他們的寨子。”

“臣不敢當萬歲爺誇獎!”張輔在雲南曆練了這幾年,如今已有幾分名將的樣子。站在那裡不動如山,那份氣度可把朱允熥身邊的侍衛都比下去了。

“嗯,回頭朕再尋你說話!”朱允熥說著,放下車簾。

馬車中,朱允熥斜靠,而張紞則是有些侷促,靠在車門口跪坐。

“不必拘禮,隨意一些!”朱允熥笑道。

張紞可以說是他當初力排眾議,打破封疆大吏不得在一個地方長期任職的規矩,讓張紞牧民雲南,但有所求朱允熥無不支援。

這些年,張紞也冇辜負朱允熥的期望,推行王化修築城池開墾田地,治理蠻漢邊民頗有成效。

“你說你,馬上就是二品的京堂,進京還要微服!”朱允熥笑道,“你不知道閻王好過小鬼難纏嗎?真要是被那些稅吏數落幾句,你犯得上?”

“臣就是要好好看看京師稅吏的嘴臉!”張紞沉聲開口。

聞言,朱允熥皺眉,“這從何說起?”

“臣為外官時,經常聽同年好友等人說,外官進京其實是苦差事!”張紞本就是不苟言笑之人,此時說話更是鄭重,“進城開始就要給城門的稅吏兵丁,賞賜銀錢。若是到各部辦事,更是要給小吏們好處,不但事就辦不利落!”

朱允熥歎口氣,“這事朕知道,所謂的冰敬炭敬嘛!”說著,也是苦笑起來,“開春的時候沐春給朕上摺子,就告了戶部一仗。”

“去年雲南那邊幾次對緬甸土司用兵,需要跟戶部覈銷軍費的票據。可行文送到京師三個月,猶如石沉大海。”

“沐春差人來問,戶部的小吏們卻說,人手不夠手上事多,國公爺您的覈銷要往後靠靠。還硬邦邦的頂了一句,給您插隊是壞了規矩!”

“哈!其實就是索要好處,朕也有心處置那些小吏。可他們都是按照章程和規矩做事,用朝廷的規矩卡著,堂堂正正的噁心彆人。”

張紞沉思片刻,“曆朝曆代小吏都是惡政之頑疾,朝廷的名聲,就是敗壞在他們手裡。皇上要臣任職戶部,臣到任之後,定當大刀闊斧革除弊端。”

“朕是信得過你。”朱允熥歎息半聲,“朕雖是皇帝,可有些事呀。嗨,真是管不過來!”說著,笑笑,“不過也未必用到你來處置人,朕已命人籌備廉政院。嗬嗬,作妖的人好日子也到頭了!”

“以為朕是好性子不願意殺人?那就走著瞧。”

說著,朱允熥又道,“你來之前沐春的身子可還好,今年他上了兩回摺子,都說身子欠佳!”

“國公少年從軍,早年間”張紞猶豫片刻,“不是太好,臣來京的時候,公爺正在調養。”說著,又頓了頓,“緬甸土司刀乾孟奸詐凶殘,反覆橫跳”

聽著張紞的話,朱允熥默默沉思。

曆史上沐春好像也是英年早逝之人,他少年隨父從軍為先鋒,每戰必先鋒,這些年更是在蠻荒之地披堅執銳親自衝殺。

大明的忠臣良將,怎麼就都壽命不長呢?

“可惜老爺子那邊,席應真是片刻都離不得,不然派去雲南好好給沐春看看。”

朱允熥心中暗道,沐家父子從早年間開始就是鐵桿的太子黨。朱允熥的記憶中,太子朱標在世時,每次沐家父子來京,都是朱標親自接待。

一想到沐春,朱允熥的思緒又聯想到了西南。

偌大的大明帝國邊患未靖,北麵的韃子剛消停了幾年,西南的蠻族土司們又三不五時的跳出來。

廣南土司,寧遠土司,越州土司,反覆無常。朝廷大軍凶猛則降,朝廷一旦管的鬆了,就蹬鼻子上臉。

西南之地還不同於其他邊塞,跟韃子打雖說苦寒了點兒,可終究是能捕捉到對方的主力。可那些西南的蠻子,贏了一擁而上,輸了一鬨而散。

躲在深山老林之中,明軍縱有一身力氣也用不上,委實可惡。

“早晚剿了他們!”朱允熥怒氣溢於言表,“蠻人土司反覆無常,朝廷懷柔之心都餵了狗。終有一日,押解京師午門斬首,以儆效尤!”

張紞沉思片刻,“皇上,臣來京之前和國公私下商議,若對西南土司用兵當一勞永逸。”

“朕也是這個意思,不然的話年年打,不累死也氣死!”朱允熥笑道。

“可若想一勞永逸,朝廷非出動大軍數路並進不可。”張紞道,“屆時兵發南甸(騰衝),滅麓川,阿瓦勃固三國,掃清全緬。安南小邦,常暗中拉攏蠻族土司,臣以為當一併滅之,設宣慰司以絕後患!”

“沐公說,仗倒是不難打,大明兵鋒不可擋也!”

“可難就難在”

朱允熥聞言笑道,“難在糧餉上吧?嗬嗬,動兵的話以滇黔蜀三軍為主,雲南貧瘠大軍不可養也。所以這糧餉,就是要從各地調撥。”

“調撥也還好,可蠻地上林密佈瘴氣橫行,怕十成之中都到了不了一成。”

都說蜀道難,可此時緬甸蠻族的道路,比蜀道還難。

“皇上聖明,不過臣倒是有個辦法!”張紞開口道。

“你說來聽聽!”朱允熥伸展下雙腿,開口道。

張紞跪坐一動不動,“打起仗來,糧食倒是不缺,主要是將士們的軍餉。每次對緬土司作戰,將士們都不怎麼願意打”

“朕知道,搶不著戰利品太少嘛!”朱允熥笑道。

張紞笑笑,“所以都是重金犒賞三軍提升士氣,軍中的人打仗之後不見著真金白銀的賞賜”

“出工不出力!”朱允熥笑道,“軍中這點貓膩,朕都知道!”

“而軍餉之金銀布匹,實難運輸。所以臣想了個辦法”說著,張紞看看朱允熥的臉色,“臣也是從彆的事上得的啟發,有商人來雲南販茶販馬等,現銀布匹如今帶的越來越少,都是銀號的票據。若皇上下旨,許一幾家商人已銀票結算將士們的軍餉,他們先兌朝廷後付。如此一來,豈不是皆大歡喜?”

朱允熥馬上盤腿坐起,笑道,“你這事正說道朕心裡來了!”說著,低聲道,“你跟朕回宮,咱們說說銀票票號的事兒。這事,正好將來要歸你的戶部管!”-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